首页  »  情色小说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对女同事心痒难搔_激情都市_激情都市,

对女同事心痒难搔_激情都市_激情都市,



我靠!我差点没靠出声来,心说:还不是因为你奶大?看着她睁大了眼睛望着我一脸茫然的样子,我真怀疑她的智商是不是等于250。犹豫好久,才旁敲侧击的说:为什么他没对别人那样偏偏对你那样呢?

我原本是想通过这话让她明白她比别人性感得太多,所以才会被骚扰。那料想陆菲听了这话先是愣了愣,紧接着脸突然挂了下来,盯着我恨恨说:你是在说我故意勾引他吗?说罢眼圈一红,居然落下两滴泪来。

我不由慌了手脚,心道:不,不是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

那你什么意思?

我……我……我是说因为你比别人身材好,所以才……看着陆菲还是那副恨恨的样子,我把心一横,将手放在胸前比划了两下:你那里长的那么大,谁看了不心痒痒啊!

可能是我的动作猥琐中透着点滑稽吧,陆菲居然被我逗的一乐。接着她做了个不屑的表情,道:不就是两坨肉吗?

这话把我雷了个半死,正晕间,她突然又石破天惊的来了句:那你呢?你心痒痒不?

我~~~草~~~这分明是挑逗!我差点没应声扑过去。

陆菲这话说出口后似乎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,脸红了起来,眼光怯怯的又有些笑笑的闪了我一下。我心头一阵狂跳,险些便失去理智。好一会才将心给落回肚中,又隔了几分钟,陆菲忽又道:你说那个赖还敢像今天这样吗?

说不好!我道:这厮最下流了,仗着自己是个芝麻绿豆大的官儿,经常做些不要脸的事!

那怎么办啊?陆菲急道。瞧样子她今天在赖B的办公室里肯定吃了点硬亏。

你报警吧!我道:告那个贱人性骚扰!

不行!陆菲道:那样一来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了?我以后还怎么做人啊!

怕什么啊!丢人的是他又不是你!

那,那也不行!陆菲说。

我一想也是,在性骚扰这种问题上,女人永远是弱势。这事儿又不好取证,搞不好会弄巧反拙。

要不你去告诉他老婆吧!我知道他家住哪儿。我又出主意。

那更不行!万一她老婆反咬一口说我勾引人家老公怎么办?

我靠!这也不行那也不行,干脆你任他鱼肉好了。我没好气的说了句。话一出口便后悔了。陆菲听到这话,眼泪又下来了。我看着她这副俏怯怯的模样,心中暗叹:你性格这么软弱,偏偏又生了那么爽的一对咪咪,不被人骚扰死才怪呢!想着,心头忽然又泛起陆菲刚才问我心痒不痒时那暧昧的眼神了。顿时一阵痒意袭上心来。


这时牛排已经上了上来,我们开始默默进餐。陆菲显是因为我刚才那句话生气,所以不说话。我满脑子爱情动作片的场面,兼之有点做贼心虚的感觉,于是也没言语。

时间在沉默中悄然走过。

埋头心不在焉的切了几下牛排,再抬头时,却发觉陆菲并没吃东东,而是握着刀叉怔怔呆坐,眸中泪水顺着面颊不停止的往下淌着。

我万没想到她居然真的哭了起来,忙说:对不起,我刚不是有意说那话的。

我没怪你!陆菲抬手擦了下泪水:我是怪我自己!顿了顿,她突然没头没脑来了句:我想去抽脂!

抽脂?我讶道:抽哪里?

哪儿肉多就抽哪里呗!

我晕!我差点没让这话给雷到尼加拉瓜。瞅瞅陆菲,她居然一脸很认真的样子。看来她认为这一切都是胸大惹的祸了。汗,她该不会真的把这蒙古包推平了改建飞机场吧!想着,偶真想义正严词的批评下她,好让她知道,那对大咪咪可不是她的个人财产,而是广大人民群众的共同财富。无论如何也不能不顾民意,违背历史发展潮流,让人民蒙受巨大损失啊!

干咳了声,笑道:晕S,你知道多少人做梦都想拥有你那样的身材吗?电视上那些丰胸产品卖的多俏你晓得伐?别人都恨不得往里填脂,你还抽指?有本钱也不能这么瞎折腾啊?

胸大有什么好?陆菲道,估计她此时的情绪很不平静,这话说的巨响。

此时餐厅里的人已渐渐多了起来,周围几个桌上的客人听到这话眼光齐刷刷的射了过来。

老子老脸一红,道:你小声点啊!

本来嘛!陆菲依是愤愤不平,说:长这么大,买衣服都不好买!我喜欢穿吊带衫,可是根本就不敢穿吊带衫出门。一出门就有很多下流胚子盯着我看,还小声议论,要多恶心就多恶心。还有些人,看到人家胸大就说人家骚,他妈才骚呢!你不也说了吗?就是因为胸大,那些人才老想着欺负我!

听罢陆菲这一大通牢骚后,我忽然有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。平日里见到的她总是一副顺眉顺眼软弱可欺的姿态,万没想到她也会有疾声厉色的时候,还说了脏话。看来被人欺负后无法报复的那种郁闷确实难以忍受。

陆菲见我愣愣的一瞬不瞬的瞧着她,又不好意思起来,道:你怎么这样瞧着人家,怪怪的。

你没发觉自己刚才和以往不一样吗?我道:你要是平日里都是刚才那副样子,就没人敢欺负你了。

什么样子?

就是那别凶凶的样子啊!俗话说,人善被人欺,马善被人骑,(心里暗加了句奶善被人捏),你以前总是那副逆来顺受的软弱样子,一点没反抗精神,别人捏你是个圆的你就是个圆的,捏你是个扁的你就是扁的,这样一来,谁不想吃你的豆腐啊?反正又没风险,不吃白不吃!



陆菲睁着大眼睛瞅望着我,一副是这样吗的傻傻表情。我心里暗叹:当然,也是因为您的智商确实很有点问题。不过这话说出来太伤人了,于是道:你自己想想,是不是这个理儿。别说赖B还是个干部,就是老谢,不也是经常揩你的油吗?有好几次我都看到他用手肘故意碰你的奶……你的胸部,你那时若是奋起反抗,大声骂他或者削他一耳光,你看他还敢胡来不?你一定要凶悍一点,泼辣一点,让人知道你不是好惹的。你甚至可以拿老谢来立立威,这厮的老底我最清楚不过了,狗屁不是,你找个机会狠削他一顿,搞一招杀鸡骇猴,往后谁要再想骚扰你的话,都会思之再三了!

这样做不太好吧!陆菲红着脸说(她脸是在我说老谢碰她咪咪时红的,到现在还没消退):大家都是同事,再说我又是新来的,以后还怎么和其他人相处啊!

你看,你看!我道;这世上的人坏的很,他们总是把你的善良当成软弱可欺。有些事情你忍了别人也不会说你好。就拿办公室里那群长舌妇来说,他们看到老谢和赖B吃你豆腐你不发火,都在背地你骂你骚……说到这里总算是及时反应过来,硬生生的把后面那个B字给吞回了肚中。

陆菲听到我说这些,神色一黯,显是没想到自己在同事的眼里居然这般不堪。

其实那群女人之所以骂陆菲主要原因并不是我说的那样,而是另一个原因,忌妒。所谓不招人忌是丑女。我故意这样说,一来是为了说服陆菲以后要强硬点,二来是为了在心理上孤立陆菲,好让她觉得整个财务部就只有我一个人是值得信赖的好人和同伴。如此,她自然就会自觉自愿的向我靠拢。

陆菲被我忽悠的有些意动,我乘机又道:你别以为老谢是好心帮你,这B人嫖娼打炮,啥坏事不做?明天他要是再碰你摸你,你就使劲削他一耳光。以后工作上的事,我可以帮你啊!(内心深处的真实目的)

那好吧。陆菲终于被我说动。我心头大喜,道:那快点吃东东吧,凉了都。

****

吃[全本完结]饭没多一会儿雨便停了。我们出了那家餐厅,此时天已然黑定,道旁亮起了路灯。灯光映射着路面上的积水,颇有些凄楚浪漫的感觉。四下里的夜风还有点大,夹杂着一种雨水的生腥味。

我们并排走在路上,肩臂会时不时相触一下。虽然接触的地方不是那对海绵宝宝,可是我的心里还是喜刷刷的。吃[全本完结]饭到现在,陆菲一直没有提要回家。嘿嘿,这么晚了,和我在一起,不提回家,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?

我拼命在脑中回忆以前K过的黄书中有关少妇的格言警句:少妇就是少妇,和少女不一样,搞了就搞了;少妇一旦动情,往往比男人还主动,因为缺少了少女的那种憧憬与幻想,反而会更加强烈的追求上的实际快感……看来黄色小说诚不我欺啊,陆菲的这种表现,肯定是想和我做点啥啥。要不吃饭时她为啥要问我心痒不痒,那分明就是个性暗示!正想入非非间,陆菲忽然停了下来。我愣了愣,扭头望道旁望去。这不望还好,一望之下,只见道旁耸立着一幛建筑物,上面灯光闪烁,亮着五个大字:XX大酒店!

我草!我差点没喜晕过去,没想到陆菲平时一股娇怯怯文弱弱的样子,搞起这事起来居然这么大胆主动。也是,她老公现在和她隔着十万八千里,这阵子没人滋润她,她当然会很想的啦!还有,今天她被赖B动了手脚,没准儿赖B是个硬手,手法高超,撩起了这大咪咪的情火也不一定。看来今天真是逮着了哇,哈哈,赖B这回可算是为偶作嫁衣了。

心里越想越美,险没喷出鼻涕泡来。这时陆菲说话了,她道:小白,今天可多亏了你了,要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。我支唔了下,脑中闪现出XXOO的各种资式,只等着陆大咪咪说出要以身报恩的话。那晓得这娘们居然来了句:我要回家了。

什么?我叫出声来。

我坐250路。她用手指了指,前方几米处就是个公交站。我心中暗骂,可是当此时刻,如何能让这港里的鱼儿跑到湖里去?当下道:这么晚了,你一个人不安全,我送你回家吧!

不用了。陆菲说:我住的地方挺远的。你要是送我的话,可就赶不及回家了。

我心说越是这样越要送,大不了就在你家借宿一晚嘛!嘴上却问:你住哪儿啊!

H区。挺远吧!

你怎么会住那儿啊,那每天岂不N早就要起床?

你也知道,我刚来这里嘛!还没找到合适的房子,现在住在我姨家。

这话就像棒槌一样重重敲在我脑壳上,我心里那个恨。蓦地,心中一动,说道:你老是住那么远很不方便啊,再说,也不能总在亲戚家住啊!

那你帮我找找地方呗!陆菲笑道。有啊!现成的!我打蛇随棍上:和我合租的那家伙下个月就要搬走了,我和房东说说,下个月你就来住呗。很便宜的,而且离公司又近。坐79路车,下车就到。这话说出后隐隐觉得不妥,几秒钟后猛地省过来,早先我说过我是坐地铁的啊,这下露馅了。

果然,陆菲奇道:你不是坐地铁回家的吗?

没,不是啊!下班那会儿我是想去XXX书店看下书,所以才说要坐地铁。

哦。陆菲释然。

我暗擦了把汗,NND,无脑就是无脑啊,下那么大雨谁TM傻呆了大老远的跑去逛书店啊!



陆菲上车后我在路旁呆立了很久,心里空落落的民说不清是个什么滋味。可是想想这又不是在写YY小说,哪儿那么容易说上床就上床了。反正我刚刚提议让她和我合租她也没反对,到时候暗地里下几个绊子,不愁这无脑的大奶奶搬来与我同住。

想通了这处关节后心里畅快了许多,当下搭车回家,洗澡睡觉。睡梦中依稀和陆菲激斗了数十回合。第二天上班再见到陆菲时,她对我显得比以往亲近了许多。我心下甚慰,看来她还真是个知恩图报的好同志。赖B不知是不是因为昨天的事在疑神疑鬼,居然没主动招惹陆菲。老谢那鸟人却不知深浅,依旧如往常般往陆菲那里拱想找点便宜。我密切注视着二人的动作。在老谢“不小心”碰了下陆菲的时,陆菲居然霍的一下站了起来,然后冲着老谢大骂:无聊!!!

办公室里的所有目光立时集中到了二人身上,老谢当时就傻了。灰溜溜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。陆菲骂走老谢后望了我一眼。那眼神很让人玩味,我心中一阵暗爽,居然有了一种陆菲已经是我的女人了的奇怪感觉。

从那天开始,每天下班,我都会晚走个十来分钟。如此几天后,陆菲忍不住问我:小白,你这几天为什么下班了不回去啊!

嘿嘿,我要的就是她这一问。答道:我怕那贱种再欺负你。

这话立时赢得了大咪咪十成十的好感。那你也不用下了班不回家啊!她道:要不你每天都和我一起走吧,送我到车站!

如是,我俩居然出双入对起来。有时还会一起去吃个小饭喝个小茶啥的。这其间我没少了忽悠她搬来和我合租,她也颇为意动。我也旁敲侧击的问过她大老远从南方来这边上班想不想老公。可是每次提起她的老公,陆菲的表情都很不自然。我的直觉告诉我她和她老公肯定有问题。要不然她怎么会一个人跑到这边来上班?


因志得意满,所以平时就忘了夹起自己的小尾巴。赖B估摸着瞧出了些苗头,猜出了那天坏他好事的人可能就是我。于是望向我的目光越来越充满杀意。我的眼中却只有陆菲的那对大奶,根本就没意识到危险。

一天临下班的时候,我正在心里想着把陆菲带去我租住的地方让她实地看看房子如何,当然,有可能的话能把她推倒就把她推倒。哪曾想赖B突然叫我进他的办公室。甫进办公室,这衰人就道:前几天我让你做的吉安仓库的成本核算做好了没?

我一怔,心道:丫啥时候让我做过?他见我没答他,劈头盖脸就骂:你怎么在工作?不想干了是不是?我告诉你,林总明天要开会,你到时要是还做不好你就等着被开除吧!

靠!这贱种分明是在报复!我这时才省起最近实在是有点张扬。赖B肯定知道了就是我坏了他的菜。兴许他还会认为我已经把大咪咪睡了十回八回了,以他那种性格,他怎可能不报复我?这次只是个开始,他不玩儿死我肯定不会罢手!

还不快滚出去做?赖大目光阴险的盯着我,若眼光能杀人,我肯定已经死无全尸了。我真想不顾一切的跟他单挑一场,可是想想,小不忍乱大谋,怎么着我也要把陆咪咪忽悠到手才能甩屁屁不干啊!

想到这里,哦了一声,然后在心里使劲问候了下赖母。转身出门。

回到自己的桌位上,心里那个恨。同事们都目光同情的望着我,估计刚才赖B在里面的怒骂声真真儿的传到了外面。陆菲更是跑过来问我怎么了。我说没什么。陆菲小声问:他是不是在报复你啊?为了那件事!

我靠。我真没想到陆菲居然聪明了一把。看着她满是歉意的眼神,满心不安的样子,我忽然意识到,赖B把我整的越惨,我在陆菲那里得到的回报就会越大。霎时间,我真的希望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了。
上一篇:在职场不容易_激情都市_激情都市, 下一篇:大学生交换女友记(中)_激情都市_激情都市,